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郭锐 > 人工智能伦理设计中的中国传统伦理

人工智能伦理设计中的中国传统伦理

人工智能是人类智能的延伸,也是人类价值系统的延伸。无论出于对人工智能技术本身安全性的考虑,还是对人工智能技术应用的社会效果的考虑,决策者都应当对伦理问题作出慎重考量。未来政策制定和立法设定人工智能技术的伦理要求,要依托于社会和公众对人工智能伦理的深入思考和广泛共识。

在思考人工智能伦理问题的前沿,各国学者的共识是有伦理的人工智能应该是有适应性、支持人类努力、并且包含人类构成的多样性。为达到这个目的,很多学者支持广泛考察不同的道德系统和原则。作为一个传统文明古国,中国传统伦理进入了人工智能伦理设计讨论的视野。这一点也展现在IEEE组织的人工智能伦理问题讨论中,Sara R. Mattingly-Jordan在Inclusion of Non-Western Principles(Becoming a Leader in Global Ethics—Creating a collaborative, inclusive path for Establishing Ethical Principles for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nd Autonomous Systems)讨论了人工智能设计如何体现一些非西方系统的伦理原则。中国古代的价值观,特别是儒家、墨家和道家的价值观,在这里被特别提及。 以下是Sara R. Mattingly-Jordan对《合伦理设计--利用人工智能最大化人类福祉的愿景》如何体现中国传统的儒家、墨家和道家原则等一些介绍。

儒家原则

传统的儒家伦理在现在的中国大陆、香港、台湾、日本和韩国都有渗透,并且和各地独特的民族文化相融合,《论语》和《大学》等经典提出了良好生活的原则和实践。《合伦理设计》第一版中讨论的原则和实践强调了其中的五个价值。

仁/ Benevolence

制定指导和标准用以确保人工智能和自治系统的“仁”是IEEE全球倡议的领导者和参与者的基本目标。发扬“仁”作为文化核心中心也是古代儒家的目标。“仁”是带领人们走向美好生活的政府坚持的核心美德。IEEE全球倡议通过两种方式来提倡“仁”的价值:作为推荐标准时要努力的一个目标,以及作为指导人工智能设计人员创建新技术的原则。

礼/Rite and Social Order

在创建人工智能的过程中,必须保留不同群体的价值。社群中礼仪的重要性对维护儒家价值观体系的社会凝聚力和社会秩序是不言而喻的。“礼”或礼仪在社会秩序的各个层面,从家庭到政府,都是非常重要的。 “礼”的价值可以通过两种方式来指导人工智能领域的专业人士创建对道德敏感的道德化等人工智能系统。首先,这个群体,包括委员会主席,委员会成员,以及第一版的公众读者,都参与制定了一套当代礼仪的讨论,保护和尊重指导群体社会实践的价值观是“礼”价值的体现。第二,在向社会推出新产品或新项目之前,要认真培养对各种特定群体礼仪的认识,这是世界性的尊重和古代价值“礼”的价值。

义/ Righteousness/ Propriety

为人工智能的道德设计制定原则和推荐标准等目的是逐渐灌输一种“义”,而不是强调利润。这个工作将正义、而不是贪婪灌输到人工智能技术所在的快节奏和充满的世界里。

道/ Way/ Virtuous path

正如《合伦理设计--利用人工智能最大化人类福祉的愿景》的副标题所示,人工智能设计人员应以人类福祉为最高目标。一些受邀参加公众讨论的受访者担心文件中的福祉定义。正在考虑的福祉的定义包括happiness和eudaimonia。 另一种,儒家价值中的“道”(不要与道家对同一原则的解释相混淆),可以与善良的福祉相比较。儒家原则中的“道”给人工智能的相关原则带来的不仅是一种哲学的原则或道德的使命,这是一种团结各种实践的美德。正如一位评论家所指出的那样,人工智能设计者和他们创作的各种原则的实践是IEEE全球倡议的努力的目标。

正名/ Rectification of names

各种原则的定义,道德和技术术语的优先表,以及这些主题的优先安排,都是来自社会各界的受访者要求明确界定的内容。在术语,美德和确立原则层次的概念上的明晰,是经典的儒家思想中“正名”的体现。 虽然建立一套坚定的名称和责任可能不是下一轮制定《合伦理设计》的工作的成果,但是在这个迭代过程中接近明确定义设计道德AI的意义是这个公众反馈过程一个目标。

墨家原则

兼爱/ Universal love

对中国伦理哲学的一般观察者可能不熟悉各种思想流派之间的细微差别。有一个不广为人知的学派是墨家,他的主要代表人物赞成类似于伦理功利主义的原则。墨子倡导个人之间的“兼爱”作为在深度竞争环境中远离贪婪和相互破坏倾向的途径。 “兼爱”的美德是可以从两个方面指导《合伦理设计》的后续发展。首先,正如《合伦理设计》所阐述,其目标是制定原则促进AI/AS的发展以利于全人类,而不仅仅是资源丰富的国家或组织。对“兼爱”的坚持提倡或者对更加全面,有原则的功利主义的承诺可以确保道德承诺不会偏离单纯的经济后果论。其次,“兼爱”的美德可以作为委员会主席的行动号召,继续努力通过下一轮的公众讨论寻求和纳入更广泛的公众关注。

道家原则

无为/ Non doing/ No unnecessary action

人们对人工智能胡作非为、或者脱离人类控制心有疑虑,科学家也在讨论人工智能奇点出现的可能性,这些都表明社会公众对于如何对待人工智能尚存恐惧。就目前来看,IEEE全球倡议的观点是人工智能革命即将到来,必须协调各方原则和制定推荐标准以防止道德灾难,这比试图阻止人工智能等发展更有可能获得成功。道家“无为”的原则是强化静态治理方法的原则。 “无为”提倡的静态方法不是带来妨碍,限制甚至是鼓励。这种方法鼓励大家反思源头并找出针对产生的问题根源的纠正措施。就IEEE全球倡议而言,在“无为”的原则下工作,可以让人们在标准和法规修改之前可以继续探索。

郭锐(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未来法治研究院研究员)、刘雅洁(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硕士研究生)

推荐 12